小额贷款5000急用不看征信2022,不审核直接放款5000

小额贷款5000急用不看征信2022,不审核直接放款5000

  “老板,这盆是什么植物?”

  我指着一盆貌似兰花的盆栽,上面点缀着可爱的绿色花骨朵。

  今日休息半天,我来到花卉市场,打算买盆植物装饰新房。

  老板看了一眼我指的方向。

  “哦,那盆啊,那个叫:春兰,兰花的一种,有清雅的香气,不仅可以做观赏用,而且还能入药呢,化痰止咳,清肺除热……”

  老板似乎对春兰很中意,滔滔不绝的介绍起来,而我听到这植物名叫“春兰”,顿时有种诧异之感,思绪一下子回到五年前,那是我第一次听到“春兰”这个名字……

  二

  那时的我28岁,刚从上海回到老家,在外打拼多年,省吃俭用存下的积蓄,还不够在上海买个卫生间,于是我只好回到老家这个二线城市,寻思着再存点钱,30岁之前能贷款买个属于自己的小窝。

  刚回来的时候不知道做什么工作,我之前做的都是销售类的工作,可生性内向的我,做这类工作着实费劲,每天都要和自己的本性做斗争,能坚持这么多年也不容易,回到老家感觉踏实多了,我也不想再勉强自己,打算不做销售类的工作了,但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做什么,于是就先兼职送起了外卖。

  送外卖这类工作门槛比较低,工作内容也不复杂,只要够勤快,还是可以胜任的。

  可送外卖对我而言却有不小的挑战,因为我天生有点残疾,左腿比右腿短一截,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,虽然如此,可我还是选择了这个工作,因为它挺自由,还不用和别人打太多的交道,虽然我跑的比较慢,但一单一单的送,还是有所收获的。

  我不仅腿脚有点残疾,而且身子骨从小就瘦弱,送外卖一天跑下来,全身酸痛,于是,我常去小区楼下的盲人按摩店推拿按摩,一来二去,就和盲人按摩师老金混熟了。

  老金四十多岁,胖胖的脸上挂着笑容,很健谈,他五指粗大,按摩的时候特别有劲,力道能深入你的骨头里,按完之后,那叫一个舒爽……

  那天,老金给我按摩完,和我聊起了天。

  “小高,你这身子骨可不行呀,跑一天外卖累成这样,哪有力气给你老婆交公粮,时间长了,也不怕你老婆跑了,还是换个工作吧,哈哈!”

  老金一如既往的口无遮拦。

  “我之前的工作,都是坐办公室,身子太虚,现在就想多运动运动,让自己更强壮些,而且,我还没结婚呢,没老婆,不用交公粮。”

  “啊?你没结婚?原来和哥哥我一样,都是单身狗,哈哈。”

  “老金你怎么也没结婚?看你这按摩店收入也可以,怎么,没遇到合适的姑娘吗?”

  “老哥我虽然看不见,但能说会道,风趣幽默,也是有很多姑娘喜欢的。”

  老金一脸嘚瑟,接着说道:

  “我主要是自在惯了,就喜欢一个人待着,多个人在身边我反而不习惯,你呢,为什么单身,我摸你这小子骨骼清奇,应该是个秀气的帅小伙呀?”

  我看了眼自己短一截的左腿,说:

  “咱这条件,就先别想着结婚了,先好好赚钱养活自己吧。”

  “你这孩子,咋尽说些丧气话呢,事在人为,大胆去干,你知道人最重要的是什么不?是自信!只要你脸皮够厚,大部分的事情就能做成。”

  “是的,这点我是挺佩服你的,我就不够自信,上学的时候,暗恋一个女同学三年,我都没敢表白,生怕人家因为我腿瘸而拒绝我。”

  “你这小子,不会到现在都没谈过恋爱吧?”

  “嗯,没有。”

  “那你不会还是个处男吧?”

  老金一脸惊讶。

  他这话把我闹了个大红脸,我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,也不管他能不能看到。

  “哎,可怜的娃。”

  老金叹了口气,接着掏出手机,用语音和手指一阵操作,最后把一个微信号展现给我。

  “加下她,就说是老金我介绍的,有需要可以去找她。”

  “这个是?”

  我疑惑道。

  “不要问这么多,到时候你就知道了,嘿嘿。”

  老金笑得一脸鬼魅,神神秘秘。

  我看了下那个微信号,头像是几颗叠在一起的鹅卵石,微信名字叫“春兰”,我输入微信号,备注“老金介绍”,然后添加,不一会,手机便传来好友通过的消息……

  三

  晚上八点多,我来到了春兰给我发的位置,一个都是六层楼的老小区,她住的这栋在边上,一楼是商铺,我从水果店和熟食店中间的楼道上了楼,来到三楼,敲了敲门……

  此时的我,内心紧张万分,双腿甚至有点打颤,我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无比期待,却又有些忐忑不安,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,但想想我已经28岁了,只能通过自己的五指来“聊以自慰”,人活一世,我可不想就这么“光光棍棍”的孤独终老。

  想到这,我又鼓起了一些勇气,见门还没开,我又敲了敲门……

  “来了,来了。”

  声音从门里传来,略微低沉沙哑,但很好听,很有磁性,接着门打开,一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我的眼前。

  春兰应该刚洗过澡,头发湿漉漉的披洒着,我甚至可以闻到她身上淡淡的清香,她大概三十来岁,身材高挑,穿着粉色睡衣,圆圆的鹅蛋脸上不施脂粉,一双美目正打量着我,只是她那双眼皮有点破坏她娇美的形象,给她动刀的医生技术应该不咋样,双眼皮一看就是割的……

  “你是?”

  她又上下扫了我一眼。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我是小高,老金介绍的。”

  我紧张的差点说不出话?

  “小高?”

  “嗯,你还给我发了地址。”

  我把手机举给她看。

  “老金这么不懂事,怎么把你介绍给我,你走吧,我不和你这样的做朋友。”

  春兰眉头紧皱。

  “我这样的吗?”

 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残疾的左腿,从小到大都被周围的人用异样的目光关注,我早已习惯,但今天春兰的话,还是令我自尊心受到了打击,我不再说什么,转过身去,一瘸一拐的走向楼梯。

  “哎,别走。”

  春兰突然叫住我。

  我回头疑惑的看向她。

  “抱歉,是我搞错了,你进来吧。”

  说着,把门完全打开,让我进去。

  此时,自尊心告诉我,不许回头,就这么直接一走了之,可是我的双腿似乎不受控制了,转身进了门。

  “你多大了?”

  “28。”

  “你的腿?”

  春兰看向我的腿。

  “从小就这样,左腿比右腿短一截,你要是嫌弃,我现在就走。”

  “没有没有,你不要误会,我怎么会嫌弃你,咱俩是一类人。”

  她说我们是一类人,让我疑惑不解,我看向她笔直修长的小腿,试图从中找出异样。

  “害,瞎想啥?不是腿,你先去洗个澡吧。”

  说着,扔给我一条新毛巾。

  我接过毛巾,走进卫生间。

  滚烫的水花浇洒着我的身躯,我的内心一片火热,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,我忍不住血脉上涌,坚毅盎然。

  我把自己里里外外洗得干干净净,生怕有不好的味道,留下坏印象。

  沐浴完毕,我又穿上衣服,走出浴室,奔赴一场虔诚……

  春兰正坐在沙发上,左手拿着手机,右手夹着烟,她看了看我:

  “怎么还把衣服穿起来了,也不嫌麻烦,还别说,你洗过澡后,还挺好看,白白净净,斯斯文文,哈哈。”

  听到她的话,我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。

  “要不要来一根?”

  她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桌上的那包烟。

  “谢谢,我不会抽烟。”

  “呦,现在不抽烟的男孩子可少见。”

  说了,她把烟按进烟灰缸里,熄灭了。

  “来吧。”

  她起身牵起了我的手,拉着我走向卧室。

  我的脸更红了……

  四

  窗外,夜空静寂,浓郁的黑布满天际,静默而神秘,突然“咚”的一声,一支烟花腾空而起,它奋力向上,猛烈向前,似乎打定主意,要探索到黑夜的边缘,但它没有成功,“啪”的一声,炸裂开来,四散的花火激荡着夜空,把周围染得五彩斑斓……这支烟花只是一个开始,接着一道又一道烟花冲天而起,接连不断,一击又一击,彩色的花朵朵绽放,整个夜空都被照亮,烟花与夜空交织,柔光明媚,陶醉人心……

  昏暗的房间里,只开着一盏台灯。

  我躺在床上,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,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?满足而又空虚,人性已满,神性复苏,此刻的我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,全身通畅,我已别无所求,我倾心拥抱自然。

  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我也变了,变得不再懵懂无知,是的,我变了,从一个“男孩”变为了“男人”。

  春兰躺在我旁边,她点起一根烟,吞云吐雾起来。

  我看她没有说话,拿过手机,给她转了一千块钱。

  手机“叮”了一声,她拿过手机看了看:

  “你给我转钱干什么,我又不是做那个的。”

  她眉头一皱,把钱退给了我。

  “那你?那我们?”

  我疑惑不解。

  “我又没结婚,我也是正常人,我也有需求,怎么,你嫌弃我比你大呀?”

  “没有没有,我怎么会嫌弃你,你这么漂亮,你不嫌弃我就好。”

  “我怎么会嫌弃你呢,看你这白白净净的小脸,多可爱。”

  春兰说着,顺手捏了把我的脸,接着,她站了起来,披上衣服。

  “我先去冲个澡。”

  “等一下。”

  我说着,快速爬起来,把衣服套上。

  “你不洗了吗?”

  “我回家洗。”

  接着,我走到她面前,轻轻抱住她。

  “谢谢你。”

  我对她说道,语气无比认真。

  “呵呵,谢什么?这不会是你第一次吧?难怪那么毛毛躁躁。”

  血气又涌上我的脸庞。

  “总之很谢谢你,你知道吗?我都做好,打一辈子光棍的准备了。”

  我无比认真的看向她,似乎要通过我的眼神,告诉她我是多么虔诚。

  “知道啦,别客气,互相帮助,各取所需。”

  “我可以亲你一下吗?我还没接过吻。”

  听到这话,她看了看我。

  “不行呦,我的吻只能给我老公。”

  “好吧~”

  我有点气馁,感觉自己的魅力不足,同时,还有点自我责备,责备自己得寸进尺。

  “那我以后还能来找你吗?”

  我问道。

  “可以,记得要提前和我说。”

  “嗯嗯。”

 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那我先走了,再见。”

  我打开了门,

  “嗯,再见。”

  春兰向我挥了挥手。

  初春的夜晚有些凉意,可我丝毫不觉,脱胎换骨的我满心欢喜,骑着我的小电车,朝着家里奔去……

  回到家,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,脑中春兰曼妙的身影挥之不去,那一晚,我一夜没睡……

  五

  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依然骑着车穿梭在大街小巷,送着外卖,闲下来的时候,我也会和春兰发信息联系,我很想去找她,可我又怕自己去的太勤,惹她不高兴。

  “再等等,等一个机会。”

  我对自己说。

  我还去了老金那里,买了两包好烟对他表示感谢,老金笑着拍了拍我,用他那泛白的眼珠给了个“我懂”的眼神。

  我向老金打听关于春兰的事,老金抽了口闷烟,叹了口气,说:

  “春兰她是个好人,也是个苦命人,关于她的事,我知道一些,可未经她的允许,我不能告诉你,你想知道什么,就自己问她吧。”

  老金的话,让春兰又蒙上一层神秘色彩,让我对她更加着迷,真想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  想不到,没过多久,我又见到了春兰……

  那天我正送着一份外卖,目的地是一家叫“惠民百货”的超市,我把外卖送到一个水果区的大姐手中后,一回头,我就看到了春兰。

  她正在甜品蛋糕区给顾客称称,长发挽成一团,头顶一个小帽,一身白色厨师服,她微笑着给顾客拿甜品,装袋,称称,看起来那么迷人,那么神圣。

  是因为被她的笑容所吸引了吗?只见一个拄着拐棍的独腿大叔,和她微笑交谈着,然后买了一大袋蛋糕,看起来足足有三四斤。

  她看到了我,笑着朝着招了招手,我走了过去。

  “你在这上班呀?”

  “是呀,你这是逛超市呢?”

  “没有,我也在上班,送外卖。”

  “看你没穿外卖服呀。”

  “兼职。”

  “哦哦。”

  “这蛋糕看起来很不错呀!”

  “那当然,好吃的很,都是我亲手做的。”

  “那给我来点。”

  “你要多少?”

  “嗯……五斤吧!”

  “扑哧”一声,春兰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“要这么多做什么?吃得了吗?给你先来两斤,吃完了想吃再来,一次买太多,吃不完就坏了。”

  说了给我称了两斤。

  “好的,谢谢!”

  “怎么还谢我呀?是我应该谢谢你,买我做的蛋糕。”

  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  我接过蛋糕,说道。

  “嗯,送外卖慢点,不要着急哈,注意安全。”

  “好的,谢谢,我会的。”

  春兰的关心让我心里一阵甜蜜。

  忙完,晚上回到家,我吃了春兰做的蛋糕,非常好吃。

  从那之后,我经常去她那买甜点,和她也越来越熟悉了。

  春兰,为人活泼,人缘好,去她那买蛋糕的人很多,还有个坐着轮椅的大叔专程过来买她做的甜点,这大叔慢慢推着轮椅,在超市逛了一圈,只在春兰这买了一包羊角蜜,就又慢慢推着轮椅,走了出去。

  每次去春兰那,我都会趁机和我说说话,她可能不知道,我对她的思念是如此炽热,可能是因为,她是我的第一个女人吧,感情这东西,很难说清楚。

  那天,我对她的思念已经充满心窝,我忍不住了,我要去找她。

  六

  去之前,我给她发了个信息,问她,我今天可以去找她吗?她同意了。

  熟悉的小区楼下,我手捧一束玫瑰花,静静等待,她说现在有事,等会给我消息,我再上去。

  玫瑰是我路上买的,33朵红玫瑰,娇艳欲滴,我幻想着春兰接过玫瑰时开心的表情,心里也涌出一股暖流。

  依然是八点多钟,路灯昏暗,我静静的等待,内心时而平静,时而涌动。

  突然,我看见一道身影从楼道里慢慢走下来,那人走的很慢,我仔细一看,他拄着一根拐棍,一条裤腿空荡荡的。

  这人好像是经常去春兰那买糕点的大叔,他也住这里吗?和春兰是邻居呀!难怪经常去她那买糕点。

  我往阴影里躲了躲,怕被他看到,给春兰带去麻烦。

  过了一会,春兰给我发信息,让我上去,我便上了楼。

  门打开,一束鲜花,出现在春兰面前,她惊讶的捂住嘴巴,满眼放光。

  “这是给我的吗?”

  她有点不敢相信。

  “是呀,喜欢吗?”

  “喜欢!”

  她接了过去,抱在怀里,脸上光彩照人。

  “今天不是情人节呀,怎么想起来给我送花了?”

  她用鼻子嗅着玫瑰,问到。

  “今天虽然不是情人节,但却是妇女节,也是你们女性的一个节日呀。”

  “妇女节吗?”

  听到这话,春兰愣住了,接着,眼泪止不住,一颗颗的流了下来。

  “哎,怎么回事,怎么还哭了。”

  看到她这个样子,我慌了。

  “对不起,我太激动了,这是我第一次收到男人的玫瑰花,也是第一次收到妇女节礼物。”

  她说了,抹了把眼泪,脸上挂着微笑,梨花带雨,惹人怜惜。

  春兰找了个罐子,把玫瑰花插了进去。

  “明天,我去买个花瓶,把他们装进去,里面放点水,能放好久呢。”

  她抚摸着玫瑰花瓣。

  “真好看,你先去洗个澡吧,我再看一会,嘻嘻。”

  “嗯,好的。”

  我走进卫生间……

  洗好澡后,穿上我带来的睡衣,走进客厅,看到春兰还在摆弄着玫瑰花,她看到我出来了,对我笑了笑。

  “你歇会,我也去洗个澡。”

  说了,便进了卫生间。

  我仔细打量着她的房间,上次来得匆忙,没有仔细看,只见她的房间粉色物品居多,床单、窗帘、桌布,都是粉色的,想不到三十来岁的人,居然还那么有少女心。

  接着我又来到阳台,晒衣杆上挂着她粉色的内衣。

  “非礼勿视,非礼勿视。”

  我告诉自己,然后又抬头偷偷望了一眼。

  阳台的边上还堆积着许多鹅卵石,白的、黑的、黄的,各种颜色,各种形状……

  想到她的微信头像就是鹅卵石,看来她对鹅卵石有特殊的偏爱。

  化妆台上摆放着各种化妆品,好多我都叫不出名字,想想一个女人每天出门前,要画好久的妆,真不容易。

  一个白色药瓶摆放在化妆品中间,我拿起来看了看,“己烯雌酚片”,可能是一种女性药品,我又拿起一个圆形盒子,“啪”的打开,是一个气垫盒。

  这是我听到卫生间门开的声音,便放下盒子,春兰走了进来,沐浴后的她魅力无限,光彩照人。

  “谢谢你的玫瑰花。”

  她说着,把大灯熄灭,打开床头台灯。

  “哎呀,都说了不用谢,你喜欢就好。”

  “嗯,喜欢。”

  春兰眼里冒着小星星。

  “那你亲我一下。”

  “mua~”

  她蜻蜓点水似的在我唇上亲了一口。

  “就这?”

  我很不满意,一把抱住她,滚到了床上……

  七

  事后,我又躺在床上,瞪大双眼,望着天花板。

  春兰从我怀里爬起来,伸手从床头柜里掏出一只烟,“啪”的点燃,吞云吐雾。

  “能不能别抽烟了,抽烟有害健康。”

  仗着和她有了进一步的了解,我忍不住提出建议。

  “好吧,你不喜欢,我就不在你面前抽了。”

  说着把烟灭掉。

  “不是为我,是为你自己,抽烟对身体不好。”

  “有时候我也不想抽,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,你不知道要改掉一个坏习惯有多难,那是和自己的本性作斗争。”

  “没事,慢慢来,会好的,就像我,小时候因为腿有残疾,不敢出门,害怕别人异样的目光,害怕被嘲笑,可我妈妈告诉我,人在黑暗里待久了,就走不出来了,她让我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,人为自己而活,我妈妈身高只有一米四多,可她家务活什么的都不在话下,种地扛稻谷也不比别人少,她就是这么个对生活不服输的人,正是因为我妈妈的影响,我才慢慢走出角落,不在意别人的目光,正常生活,我也是慢慢变好的,相信你也能做到。”

  “你妈妈对你真好,真羡慕你。”

  “我爸妈对我都很好,我爸沉默寡言,不善表达,但他也同样爱着我,爸妈因为我腿有残疾对我心怀愧疚,他们也没生其他孩子,怕会分散了对我的爱,哎,我感觉自己最对不起的就是他们,我都28了,还没有结婚,在我老家那,这可是晚婚,我爸妈也怕听到村里的闲话,他们在外打工,逢年过节也不回来,省吃俭用的攒钱,就为了能给我买个房子,让我娶上媳妇,我也得努力,娶个漂亮媳妇,生个大胖小子,让他们能早点抱上孙子。”

  说道这,我目光灼灼的看向春兰,春兰把头转向别处,没有看我。

  “说说你吧,听你的口音不是本地人,你是哪里的呀?怎么来到这了呢?”

  “我老家安徽的,来到这也是偶然,就不想在老家待了,想出来看看,坐上火车,路过这,下了站,就在这边工作生活了,已经两三年了。”

  “那你爸妈都在老家吗?你现在还没结婚,他们也不催你吗?”

  春兰低着头,久久没有说话。

  “其实,我是个孤儿。”

  “啊?对不起。”

  “不用道歉,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秘密,这世界孤儿有很多,听院长说,我刚出生就被人遗弃在医院,医院又把我送到了福利院,我就是在福利院长大的,我这个人从小性格执拗,脾气古怪,小伙伴们都不愿和我玩,等长到五六岁,也有家庭要收养我,但最后都受不了我的脾气,又把我送了回来,直到九岁那年,我的爸爸收养了我,他供我上学,教我做人,跟着他,我的脾气也慢慢变好了。”

  “那他应该很疼你吧,他不关心你的婚姻吗?

  “我爸爸已经过世了。”

  说到这,春兰泣不成声,双手捂着脸,哭了起来。

  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该这么问。”

  “不是你的原因,是我太想他了,你知道吗?在我心里,我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人,他从小就有小儿麻痹症,只能跪着走路,他那个样子,无法正常工作,只能捡废品,收破烂,可生活这样对他,他还不忘行善,对自己缩衣减食,反而经常用捡废品存的钱捐款,还经常给我们福利院捐物资,书包、书本……我永远忘不了,自己五岁时第一次见到他的场景,那个跪在讲台上,用口齿不清的语言向我们讲话的人,为什么会笑的那么灿烂,那笑容那么有力量……”

  春兰说到这,抽了抽鼻子,我拿过一张纸巾递给她,她擦了擦鼻涕,接着说:

  “那年我九岁,在被第三个收养家庭送回来后,没有人愿意收养我了,我爸爸接受了我,把我带回了家,他那年才刚四十出头,看起来就像五十多岁的老人,岁月在这个人身上刀砍斧削,把他雕刻的成熟稳重,坚毅刚强,他四十多岁了,还没有结婚,虽然他有颗善良的心,但姑娘们不会因为他的善良而嫁给你,不过他也不在意,说自己这样子,就不要给别人添麻烦了,我们住在一个山脚下的小河边,一个简陋的小瓦房,三间小屋,爸爸一间,我一间,还有一间做饭,他捡的废品都堆在院子里,和他相处的那些年,是我最快乐的时光,因为我感受了,来自一个人的唯一的爱。爸爸捡废品经常很晚才回来,放学后的我,就独自在河边玩,河边有许多鹅卵石,各种各样,我最喜欢的就是在河边,寻找奇特的鹅卵石,鹅卵石在岁月的冲击下,生成圆滚滚的形状,握在手心,一片温润,感觉像握住了整个大自然。就这样,我和爸爸一起生活了八年,在我十七岁那年,爸爸因为去拾一片被风吹跑的纸板,被车撞了……”

  说到这,春兰又哭了起来,我把她搂在怀里,轻轻拍打着她,也许是哭累了,也许是困了,她慢慢睡着了。

  看着她熟睡的脸庞,我的内心一片甜蜜,听完她的经历,我感觉自己已经无法自拔的爱上她了,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?是因为她长得好看?还是因为她如此温柔?或是因为她惹人怜惜的经历?我想,可能是因为我们属于一类人,都那么渴望爱,渴望有一个可以敞开心扉的人。

  我情不自禁,朝着她的红唇吻了一口,然后给她盖好被子,轻轻走下床,穿好衣服,离开了……

小额贷款5000急用不看征信2022,不审核直接放款5000

  八

  日子像往常一样,波澜不惊,我还是送着外卖,偶尔去春兰那买甜点,不知是不是错觉,我感觉她看我的眼神,充满了柔情。

  那些天,我下班后都去郊外溜达、踩点,准备找一个好玩的地方,约春兰出来,一起踏春,好好享受春的气息,经过不懈努力,还真被我找到一处,看着眼前的景色,我知道春兰一定会很喜欢这里。

  我和春兰约了周三,那天她早班,下午两点就能下班,她让我两点半去她家楼下接她。

  我两点二十就来到了她家楼下,坐在电车上等她下来。

  突然,我听到楼上传来喊呼声、咒骂声,里面还夹杂着哭嚎声,像是春兰的声音,我赶忙跑了上去。

  来到三楼,我就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女人,揪着春兰的头发,边骂边打她,春兰要比这女人高许多,但她没有还手,只能闪躲着,哭泣着,看到这我顿时火冒三丈,一把推开那女人,把春兰搂在怀里。

  “你干什么?凭什么打人?”

  “干什么?你问问这小骚蹄子我干什么,居然偷人家老公,还偷我们家老赵,你说我该不该打她?”

  这女人气急败坏,指着春兰,跳脚便骂。

  我看向春兰,只见她抿着嘴,摇了摇头,我看她的脸都被打青了,顿时一股怒气涌上心头,恶向胆边生,上去就要扇这个女人,可是春兰却死死拉住了我,不让我动手。

  这时,从楼下走上来一个五十多的老头,这人我认识,人称“老赵”,经常出没在各种棋局、牌局,按道理说五十多岁也不到退休年龄,可他就不工作,游手好闲,整天走街串巷。

  老赵上来后,看了看被打的春兰,又看了看他老婆,说:

  “哎呀,这是干什么,我都和你说了,我和她没关系,你能不能不要闹了。”

  女人看到老赵来了,跳起来照着老赵的脸就抓。

  “你这人鬼话连篇,谁信,我问楼下卖水果的王大姐,她说亲眼看到你来过!”

  “没有,真没有,你别闹了好吗?走,跟我回家,让街坊邻居看见你这样子,我老脸往哪搁。”

  说着一把抱住女人,拖拽着把她弄走了……

  “你没事吧?”

  我看向春兰的脸。

  她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。

  我和春兰进了屋,她从柜子里掏出一瓶碘伏,让我帮她涂涂。

  “老赵确实来过,但我没让他进来,他骗我说自己是个光棍,至今未婚,可他老赵的名头太响,大伙都知道他,我也知道,就拒绝了他,他就走了。”

  “你不用解释,我相信你。”

  看着她脸上的伤,我心疼无比。

  “虽然没和老赵上过床,但我和其他人上过床,不止你和老金,但你们有一个共同点,都是光棍,没有结过婚,但老赵不行,他有家室,我自认为不是什么好人,但破坏别人家庭的事,我不干。”

  “别说了,说话会牵动伤口,你又没结婚,和异性相处是你的自由,我相信你和老赵是清白的。”

  听到这话,春兰一把抱住了我。

  “谢谢你。”

  我拍了拍她的背,示意没事。

  “今天你就在家好好休息吧,我们改天再约。”

  “别呀!我只是脸上伤了,又不影响出门。”

  “遇到这事,你还有心情出门?”

  “我又没错,问心无愧,不能因为别人而影响了自己的好心情,走走走,快点,待会太阳就落山了。”

  说着,春兰拉起我的手就往楼下走。

  我骑上小电车,春兰揽住我的腰,我带着她朝郊外驶去。

  九

  二十多分钟后,我带着她来到了目的地,一处小河边,河的两岸绿草如茵,杨柳随风摆动,阳光照耀下,河面波光粼粼,最关键的是,在河畔,还有一颗颗沉浸在水里的鹅卵石……

  “哇,真是个好地方。”

  春兰下了车,张开双臂,闭上眼睛,在草地上打着转,然后她又飞奔到河边,蹲下身子,挑起了鹅卵石。

  “这里和我小时候住的地方真的很像,谢谢你带我来这里。”

  春兰很开心,满脸笑容,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虽然脸上还青一块紫一块,但丝毫不影响她的魅力,阳光照耀下,她散发出圣洁的光,她的一颦一笑,如此迷人,穿透我的心田,融入我的心窝……

  “嗨,傻子,别站在那发呆,过来一起挑鹅卵石。”

  “好的呀!”

  我也跑了过去。

  ……

  经过我们俩不断地挑选,一共挑出三十多块形状奇特的鹅卵石,把它们都放进了车篮里。

  我和春兰并肩躺在草地上,看着蔚蓝的天空,白云飘动。

  “春兰,你有什么梦想吗?”

  “我呀?我的梦想挺简单,就是在楼下盘个门面,开一家甜点铺子,自己做老板,哈哈!”

  “嗯,是挺简单的。”

  “我现在已经存了一些钱,再过几年,差不多就够了,你呢?你有什么梦想吗?”

  “我呀,我的梦想也不大,就想找一个我爱的又爱我的人,一起结婚过日子,过平平淡淡的生活,柴米油盐酱醋茶。”

  “嗯,挺好的。”

  “春兰,做我女朋友好吗?”

  说着,我拉住她的手,炽热的看向她。

  她满脸娇羞,别过头去。

  “我们结婚,生个大胖小子,三个人一起快快乐乐的生活……”

  我对未来无限畅想,甚至,连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。

  听到这,春兰脸色一暗,轻轻挣脱我的手。

  “我考虑考虑。”

  她虽然没有答应,但也没拒绝。

  “走吧,天快黑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
  说着,坐上了电车,我也跟着跨上车子,带着她,朝着来路驶去……

  十

  来到她家楼下,她下了车。

  “我能上去坐会吗?”

  我问道,面带恳求。

  “嗯。”

  我跟着她进了屋,然后一把搂住她,把她抱到了床上,想亲吻她的嘴,她左右躲闪着,不让我得逞。

  “小高,你真要娶我?”

  春兰看向我的眼睛。

  “那还有假,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吗?”

  我也看向她的眼睛。

  “不是,我相信你,但有些事情,我想需要和你提前说清楚。”

  “嗯,你说。”

  我坐了起来。

  “我……我和很多男人上过床,你不介意吗?”

  “你不是说过吗?你单身,也有生理需求,这很正常呀,我不介意,只是我们在一起后,你不能这么做了。”

  “嗯,我知道,结了婚我肯定恪守妇道,只是,和我上床的人,好多都是年龄大的,你不介意吗?”

  “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习惯与喜好,我不在意你的过去。”

  我给了她肯定的回答。

  “还有……”

  “还有什么?”

  “我……我不能生育!”

  “啊?”

  听到这里,我陷入了沉思,我仔细想了想,对她说道:

  “没事,不能生我们可以领养呀!哪怕是领养的孩子,只要我们爱孩子,孩子也会爱我们的,就像你和你爸爸那样。”

  听到这话,春兰又哭了起来。

  “你不懂,我不能生育,不是因为我有疾病,而且因为……因为……”

  “因为什么?”

  看到她吞吞吐吐的样子,我忍不住问道。

  “因为我没法生育,我之前是个男的,我做过变性手术!”

  说到这,春兰好像放下了心里最大的石头,长舒了一口气。

  我看着她,久久不能平静。

  “真的吗?可你明明那么漂亮,虽然个子挺高,但骨架窄小,虽然你声音沙哑,但你说话也是女声呀?”

  我有点不敢相信。

  “我从小骨架就小,说话声音也和女生没太大区别,小伙伴还都叫我是“娘娘腔”,正因为我这个样子,他们不愿和我一起玩,我才性格那么孤僻,而且,我知道,自己的灵魂是个女人,只是投错了胎,进入到男人的身体里,我小时候就喜欢和女孩子一起游戏,跳绳、翻皮筋比一般的女孩子玩的还熟练,每次上厕所,我都对自己的身体感到厌恶,和男生一起洗澡,我也会感到羞涩,而且,我知道,我是女人,我喜欢男人,闻到男生的气息,让我陶醉。”

  看着春兰慢慢讲述过去,我也跟着她进入到她的故事里。

  “爸爸去世后,我便辍学了,于是我离开了家乡,去各地打工,最后,我用存了十来年的钱,做了变性手术,我要变成女人,里里外外都是纯粹的女人!小高,你知道吗?做这个手术是有多痛苦!我虽然无法生孩子,但我所遭受的痛苦,要比生孩子难受的多!”

  说到这,春兰又哭了起来,我紧紧抱住了她,她也抱住了我。

  “不哭不哭,现在一切不都好了,你现在就是纯粹的女人了,我爱的就是现在的你,我不在意你的过去!”

  听到这话,春兰哭的更厉害了,哽咽的声音,久久无法平静。

  “我真的不那么在意的,之前我就有所察觉了,只是没有细想,你说爸在你九岁的时候,领养了你,当时他四十岁出头,可我知道,无配偶者,收养异性子女,需要和被收养人年龄相差四十岁以上,另外,你吃的那瓶己烯雌酚片,好像是刺激雌性激素的药物,还有就是,每次你都关了大灯,只开床头灯,是不是怕我清晰看到你的身体呀?”

  “哼,想不到你还是个小福尔摩斯。”

  说着“啪”的打了我一巴掌。

  “你真的不在意吗?”

  她又忍不住问了一遍。

  “真不在意!你自己说,你现在是男人还是女人?”

  “我是女人,纯正的女人!”

  “这不就对了。”

  我又抱紧了她。

  “那你为什么和那些大叔上床呢?难道年轻人都能看出你做过变性手术,不喜欢你?”

  我忍不住问到。

  “你知道吗?我爸爸因为小儿麻痹,身体残疾,没有女人喜欢他,他虽然嘴上说着不在意,可他心里,多么渴望有个异性能爱着他,有一次,我还看到他偷偷自慰,虽然他的身体是残缺的,可他的灵魂是完整的,他也渴望爱!他也有正常的生理需求!可他这么好的一个人,就因为身体残疾,到死,都没有尝过一次做男人的滋味。”

  说到爸爸,春兰又哭了。

  “所以,你喜欢年龄大的残疾人?你是有恋父情结吗?”

  “胡说什么!我哪有恋父情结!我只是有些可怜他们,这些人都是单身,我觉得他们也有被爱的权利,而且,和他们在一起,他们会很投入,很虔诚,对我无比疼爱,我能感受到他们的心,在这过程中,也让我感受到,自己是个女人,一个被男人珍惜呵护的女人。”

  她娓娓道来,毫无做作,我在她身上,仿佛看到了圣洁的光芒。

  “至于为什么他们年龄偏大,因为他们那个时代,残疾人想讨生活很难,不像现在,社会发达了,年轻残疾人士的机会也多了,他们也都经过自己的努力,有了稳定收入,有了稳定生活,也遇到了合适的人,结婚成家,你是我遇到的人里,最年轻的单身狗,想不到这都21世纪了,还有这么羞涩的男生,哈哈。”

  “哼,让你看看,我到底羞涩不羞涩。”

  说着,朝她扑了过去……

  那一天,我们接吻了,水乳交融,灵魂仿佛都融到了一起,谁也无法将我们分开……

  十一

 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,我们还是像往常一样,正常上下班,只是,我们腻在一起的时间,更多了,我一直在寻找机会,和我爸妈摊牌,我相信,我爸妈会支持我的选择。

  可不曾想到,意外突然降临。

  那天中午,我正在送外卖,突然手机响了,我一看,是春兰打来的。

  “喂,怎么了春兰?”

  “小高,你能借我点钱吗?我知道你钱不多,借我五千就好,我急用!”

  春兰的语气里透着急切。

  “我这就转给你,遇到什么事了,有事和我说!”

  “不用担心,我没事,只是有件事情需要我去处理,先不说了,我回头再和你联系。”

  说完,她挂断了电话。

  我看了下自己卡里的钱,10553元,我给春兰转过去一万,过了一会,她回了信息:

  “谢谢!我会还你的!”

  “没事,咱俩谁跟谁,不急着还。”

  我回了一条,她没有说什么,我又接着送起外卖。

  下午五点多,我又接到一个电话,老金打来的。

  “喂,老金,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?”

  “小高,我问你个事,春兰给你借钱了吗?”

  听到这话,我一脸惊讶,他怎么知道的。

  “借了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“借了多少?”

  “五千。”

  我没说自己给了一万。

  “哎呀,她也向我借了,借了两万,而且她还向很多人借了钱,现在她电话也打不通,失去联系了!你快来我这一趟吧,我们当面说。”

  说完,老金挂断了电话。

  我给春兰发了条信息,没回,又打了她的电话,语音提示对方已经关机,我满心疑惑,骑车去了老金那里……

  十二

  来到老金的按摩店,我推门进去,里面有十多个人,大多是四五十岁,都或多或少有点残疾,其中,经常去春兰那买甜品的拐杖老人和轮椅老人也在。

  我看到老赵也在,而且,沙发上还坐着一个穿制服的年轻警察。

  “老金,怎么回事?”

  “小高来了,我知道的人差不多都到了,警察同志,你可以开始说了。”

  那个警察站了起来,示意大家安静。

  “各位叔叔伯伯好,我是老赵的侄子,想必张春兰大家都认识吧?今天我叔叔在和老李聊天的时候,知道了张春兰向老李借了一万块钱,我叔叔感觉事情有些蹊跷,他又问了其他几位叔伯,发现认识张春兰的人,今天都被借了钱,几千到一万不等,甚至还向金叔借了两万块,这些钱加起来可不少,有十几万了,而且张春兰的电话现在都打不通,我严重怀疑,这是一起有预谋的犯罪行为,张春兰故意接近你们,获取你们的好感,等时机成熟,再以借钱的名义,骗取金钱!”

  听到警察这么说,大家无比震惊,不敢相信。

  我也非常吃惊,心里虽有疑惑,但对春兰还是相信的。

  “春兰向我借了两万块,说是给她妈妈治病用的。”

  老金这时候开口道。

  “是呀!她也是这么和我说的,说急用钱,等过阵子就还我。”

  又一个人开口。

  “大家静一静,听我说,我查了下张春兰的档案,她是孤儿,在福利院长大,没有父母!”

  “啊?!”

  听到这,现场更是惊声四起。

  “她是孤儿,这我知道,这并不能证明她是骗子!”

  那个坐轮椅的大叔开口了,他是这里年龄最大的人,六十来岁。

  看到有人不相信,警察继续说:

  “那你们知不知道,张春兰做过变性手术,她之前是个男的!”

  “啊?!这!”

  “变性手术?男的?”

  现场顿时炸了锅。

  警察接着说道:

  “张春兰,原名张君兰,在福利院长大,于三年前做完变性手术后,更名为张春兰,这哥们也够狠,为了骗钱,居然连变性手术都敢做。”

  现场交头接耳,一片哗然。

  我知道春兰做过变性手术,我相信她身体里住着的灵魂是女性,我也相信,她不是骗子,我内心气血翻涌,我要站出来,站出来替春兰说句公道话!

  正当我要开口的时候,一个声音响了起来。

  “都住口!你们这些人呀!还有没有良心?春兰之前是男是女我不管,可我认识的春兰,就是女人!真真正正的女人!她是那么温柔、善良,因为我腿脚不便,主动来我家,没有她,我这辈子算是白活了,她从不嫌弃我这个老头子,也从来没向我提出过什么要求,要过什么报酬,现在她遇到了困难,向我借几个钱怎么了?别说我不相信她是骗子,就算她是骗子,我也认了!不就是万把块钱吗?这世界上,有多少东西是钱买不来的?又有多少东西是不能用金钱衡量的?因为,它们要比金钱贵重的多!你们这些人,现在还在这里怀疑春兰,你们的良心难道被狗吃了吗?她到底是不是骗子,你们的心,难道感受不到吗?啊!?”

  老人越说越气,满脸涨红,忍不住拍打着轮椅。

  听到老人的话,大家沉默了,久久没有说话。

  “我相信春兰,她不是骗子。”

  老金开口了。

  “我也相信春兰,她只是遇到了急事,才借的钱。”

  “对!我也相信她!”

  一个又一个人开口支持春兰,听着大家的话,我真的很开心,春兰用自己的善良,获取了他们的信任。

  这时突然“叮”的一声,我手机响了。

  我掏出手机一看,是春兰发来的信息,还给我转了五千块钱。

  “小高,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,有件事情我一直没和你说,其实,我的亲生母亲已经找到了我,我妈生我的时候,还在上高中,她当时很害怕,不知道怎么安置我,就把我丢弃到医院了,这么多年,她一直心怀愧疚,到处打听我的消息,两年前,她通过院长,终于找到了我,可我当时已经做了变性手术,没脸见她,听到院长和我说的一切,我不怪她,她也是个苦命人,今天,我接到医院电话,说她得了重病,治疗需要好几万块,我没有这么多钱,只能向你们借,钱没花完,我先还你一些,剩下的我再慢慢还,我妈虽然抢救回来了,但身体依然很虚弱,医生说她活不了几年了,我现在就想待在她身边,陪她走完最后一程。”

  手机声音陆续响起,大家都收到了信息,得知了真相,露出了笑容。

  我编辑了一条信息,给春兰发了过去。

  “嗯,我支持你,等你忙完了,一定要回来,因为有个爱你的人,会一直等着你!”

  ……

  十三

  思绪回到现在,我看着眼前滔滔不绝的花店老板,以及他手中的春兰花。

  “老板,不用介绍了,就它了,帮我打包好。”

  “好咧,您稍等。”

  老板为自己推销出去这盆春兰颇为高兴,快速帮我把春兰装袋包好,递给了我,我付了钱,转身走了出去。

  把春兰放到踏板上,骑着我的小电车,往家赶去。

  我把车停在楼下,拎起春兰。

  一家甜品铺子忙得火热,铺子里的女人面带微笑,熟练的把蛋糕打包好,递给顾客。

  看着女人忙碌的身影,我满心欢喜,忍不住对她喊到:

  “老婆!看我买了什么,一盆春兰,和你的名字一样!”

   ( 完 )

小额贷款5000急用不看征信2022,不审核直接放款5000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181012072@qq.com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xinyon8.com/9059.html